相信科学 理性应对

相信科学 理性应对

这两天,上海市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张文宏的演讲视频《让流感病毒不再肆虐,你必须知道的真相》在微信朋友圈刷屏。视频里,张文宏医生的一段话发人深省:“重度流感肺炎死亡率是9%,SARS死亡率是10%,那为什么你对流感不怕,对SARS就这么怕呢?因为你对SARS一无所知,你恐惧,所以你害怕SARS。”

当一种不明来历的新病毒出现时,对未知的恐惧往往带给人们很大的心理冲击。但此时人们更需要的是理性应对,而非恐慌。此次新冠肺炎亦不例外。

对比6次“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”死亡率就会发现,新冠肺炎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。在本次新冠肺炎疫情之前,自2007年管理全球卫生应急措施的《国际卫生条例》生效以来,共有5次疫情被列为“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”,分别是2009年的甲型H1N1流感、2014年的脊髓灰质炎疫情、2014年西非的埃博拉疫情、2015年—2016年的“寨卡”疫情,以及2018年—2019年的刚果(金)埃博拉疫情。

自2009年4月起,甲型H1N1流感在墨西哥暴发,至2010年5月全球214个国家和地区超过130万人感染甲型H1N1流感病毒,总死亡人数约为1.8万人,平均死亡率为1.3%。到2010年6月份,墨西哥共有超过7万例确诊病例,死亡率在1.86%左右。

2013年12月开始在几内亚村庄暴发的埃博拉疫情死亡率更为惊人,平均死亡率在40%—50%,部分非洲疫区的死亡率甚至高达90%。此次疫情于2016年1月结束,在全球范围共导致超过28500人感染,11300余人死亡。2018年—2019年的刚果(金)埃博拉疫情,报告病例2934例,死亡率达67%。

此外,同属于冠状病毒类型的MERS(中东呼吸综合征)病毒自2012年被确认起到2015年6月,全球共有23个国家报告总计1142例病例,死亡率为40.7%,比新冠肺炎目前最高单日死亡率高出十余倍。

总的来看,埃博拉疫情死亡率在50%—90%之间,MERS疫情死亡率为30%—40%,脊髓灰质炎疫情死亡率在10%左右,甲型H1N1流感死亡率在1.3%—1.86%。

而此次疫情中,从1月27日国家将试剂盒检测权力下放至湖北省疾控中心起至2月8日,13天以来,全国新冠肺炎死亡率已从2.35%降至2.18%,其间最低死亡率为2.01%。湖北省内和省外的死亡率同时出现下降,最低时分别降至2.79%和0.14%。

国家呼吸系统疾病临床医学研究中心主任、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也证实了这一数据:“根据目前观察情况,新冠肺炎的病死率约为2.7%,病死率虽比普通流感高,但远比SARS病毒、埃博拉病毒或H7N9流感病毒低。”

面对疫情,中国政府的有力举措可圈可点。国家高度重视,统一部署,不仅坚持全国一盘棋,调动各方积极性,而且保持信息公开高度透明,每日新增病例、患者轨迹、疫情地图等实时更新。这些举措得到了国际社会的广泛认可和高度赞赏,正如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所评价的:“中方行动速度之快、规模之大,世所罕见。”

须知,2009年甲型H1N1流感暴发后,5月份美国确诊病例已超3500例,墨西哥是2446例。当时,亚洲各国都在为应对甲型H1N1流感采取强有力的防范措施,但美国这个疫情肆虐的国家,无论是政府防控上,还是媒体宣传上,似乎都轻描淡写。不仅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始终未建议民众出行戴口罩,没有采取任何隔离措施,就连CNN、美国在线等媒体似乎也集体“失语”,较少公布确诊病例数量、所在城市等具体信息。

但在报道本次疫情时,部分西方媒体竟然用出“黄色警报”“新型冠状病毒中国制造”等标题。对此只需稍加理性分析,就可看出这些罔顾事实、毫无底线的言论是在别有用心地“带节奏”,希望加剧公众焦虑,煽动恐慌情绪,以达到自身不可告人的目的。

谣言止于智者。当现代科学已经强大到可以在一个月之内获得病毒的全基因组序列,当病毒的致死率、治愈率以及自我防护措施日渐明晰,当举国正在采取有效措施阻断病毒传播时,我们还有什么理由相信谣言、散布恐慌?科学的方法、理性的态度终将是战胜疫情的最有效武器。(作者:原洋)

责编:秦雅楠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winwinzoon.com

Leave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